北京pk10开奖预测 > 罗马历史 >

甘肃这个小村住着古罗马后裔?祖先效力于西凉军?

2018-09-12 09:53

  “明明户口本上写的汉族,说得也是汉语,可我为什么大鼻子还多体毛,难道我真的和附近村民不是一类人?”当地40岁男子孙建军总有这样的疑惑。

  2000多年前,这里曾经有一支“古罗马军团”东征失利,数千名将士突围后几经辗转进入西汉版图。汉王朝在永昌县城以南10公里处的“者来寨”,设置“骊靬”县安置他们。

  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骊靬人逐渐和汉族及其他民族相融合,现存的骊靬遗址成为中西文化交融的“活化石”。2000年后,“者来寨”改名为“骊靬村”。

  如今,在河西走廊中段的甘肃省金昌市永昌县骊靬村,生活着数百名头发褐黄的居民,他们与孙建军一样,深目多须、体形魁伟,具有典型的“欧罗巴”人体貌特征,被称为“骊靬人”。

  美国汉学家德效骞都认为,古罗马克拉苏军团东征兵败后,突出重围的部分官兵进入了当时的大汉帝国境内。其中,一些人加入了匈奴军队,后来被中国人俘虏。他们在公元36年参与建立了骊靬城。

  当时有记载称,中国军队曾碰到一支会摆“鱼鳞阵”的部队。德效骞指出,所谓“鱼鳞阵”就是古罗马的“龟甲阵”。

  不过,德效骞提出的这个观点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引起过一轮激烈的讨论,当时被认为是“有趣但不严谨”,证据并不充分。

  “骊靬”一词最早出现于司马迁所著《史记》,中国《辞海》以及现代学者提出,骊靬县为西域骊靬人内迁而置。

  从金昌官方对外公布的资料显示,2000多年来,骊靬在史书记载中一脉相承,有据可考。《三国志》记载:数万卢水胡生活在番和、骊靬、显美三县,他们就是骊靬人。

  而关于骊靬人是否真是古罗马军团的后裔,各界也是众说纷纭。有人认为这种说法纯属子虚乌有,有的则认为者来寨村民的确具有罗马人血统。

  8月初,中国金昌第六届骊靬文化旅游节在甘肃永昌县举行。当地还举行了骊靬文化探讨研究会,来自全国各地的专家对该问题再次展开了热烈讨论。

  在兰州大学意大利文化研究中心研究员刘继华看来,骊靬是西汉“改革开放”的成果,它见证了丝绸之路的兴衰。骊靬文化包容万象,既融合了西域少数民族,又将大汉民族最传统的文化保留了下来。“如果古罗马文化曾经真的来到过这里,那么也应该是被骊靬文化融合了。”刘继华说。

  “见到他们也是觉得很不可思议,生活习惯、文化信仰都是汉族,可就是长得不一样。”刘继华表示“虽然不能完全确定古罗马军团曾经是否真的来过这里,但即使有,2000多年了,很难寻觅到古罗马军团的踪影。”

  在《骊靬书》等小说中,写到骊靬人和三国时期马超的西凉军有关:三国末年,马超部队不仅吸纳了大量骊靬人,而且从建制到战法,完全“罗马化”。

  西凉军使用的武器,是一种“飞标”,这种“飞标”实际上脱胎于古罗马的“投枪”;同时,西凉军的编制也是典型的军团化,比如韩遂部下为八部,一部约 5000名战士,正是和罗马军团的编制相符。

  刘继华认为,三国时期,马超的军队在河西走廊是一股很大的势力,也有可能骊靬被攻占,但这只是文学作品,严格意义上讲,不能断定是否与其有关联。

  “到目前为止,从文物考古的角度来说,还没有发现能直接证明古罗马军团和骊靬人有关的证据。”敦煌研究院馆员、考古学博士丁得天说,“不过也不能排除这种可能,2000多年,无数民族融合,多少朝代更迭,即便有,找到的可能性也很小。”

  如果没有关系,那么“骊靬人”为什么会与周围村镇的人长的不一样?为此,许多人将解决争议的希望寄托在DNA上。

  2006年以来,兰州大学遗传学研究所所长谢小冬教授的研究结果显示,“骊靬人和中国人群有较近的遗传关系,尤其是和汉族的遗传关系最近,而他们与中亚和西欧亚人群表现出较远的遗传关系。”

  2007年,《人类遗传学杂志》一篇关于“骊靬人”DNA分析的研究论文称,骊靬村民的男性祖先,同三个汉族人群(分别来自河南、辽宁、宁夏)极为接近,而与骊靬村民最相似的非汉族人群却还是甘肃本地的裕固族同胞。

  但也有学者认为,“历经2000年的民族融合、人口繁育,假设真的有罗马军团来过,那么基因检测的结果肯定更靠近‘最近’融合的民族,比如蒙古族、裕固族等。”

  在2018年的金昌骊靬文化旅游节上,和永昌县2015年结为友好城市的意大利博拉市此次组团来“走亲戚”。

  意大利博拉市副市长萨拉卡拉威拉说,在博拉周边的帕兰佐,可以找到非常古老的古罗马小镇遗址;而千里之外的永昌县者来寨(村),也可以找到类似由古罗马军团留下的遗迹。

  罗英是骊靬村很具“欧洲长相”的男人之一,体格健壮,满脸胡须包裹着一对蓝眼睛,用他的话说,像极了“古罗马军团”里的将军。

  节会期间,罗英披着战袍、手握兵器和村民在历史情景剧《丝路骊靬》扮演着古罗马将军,演绎着那段丝路文明史。

  金昌市市委书记王建太说:“2000多年前,先辈们在这里相向而行、相遇相知,连通了东西方交流的纽带。”

  “今天,我们在这里传承人类文明宝贵遗产,续建合作交流桥梁。”古代中国以宽厚、仁和的心胸,接纳了古罗马军团在此安居乐业、繁衍生息;当代金昌正以更加开放、包容、宽广的胸怀,广邀八方来客。

  有意思的是,像孙建军、罗英等被外界称为“古罗马后裔”的骊靬村村民,虽然部分人长相有几分“欧洲血统”,但骨子里还是认为自己是中国人。他们靠着“古罗马军团”这个身份,多了一条致富的渠道。

  骊靬村也打起了招牌,吸引到了更多游客。在县城入口,也竖立着古罗马军团军人和其他民族的塑像,象征民族大融合。而骊靬村民是罗马军团后裔的研究,也在全国甚至全世界引起轰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