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pk10开奖预测 > 美国历史 >

美国历史上最著名的银行大盗:“全民公敌”迪林杰|人物

2018-09-12 09:52

  2013年4月13日,法国北部,戒备森严的塞克丁镇监狱传出几声巨响,监狱5道大门被接连炸开,灰烟未散,重刑犯雷杜因·法伊德劫持着数名狱警冲出监狱,驾车逃之夭夭。

  拥有220名狱警的监狱方将这一严重越狱事件称为“战争行为”,4名被挟持的警察人质声称遭受了严重的心理创伤。法国警方申请了覆盖整个欧盟的通缉令,对法伊德展开大规模搜捕,可他至今还未落网。

  现年40岁的法伊德是一个爱看电影的文艺大盗,他认为他的犯罪“灵感”主要来自于美国好莱坞黑帮电影,并宣称:“对我而言,电影就是武装抢劫的用户指南。”

  这份指南中就包括好莱坞黑帮电影的经典之作《公众之敌》,主人公是美国历史上最著名银行劫犯之一——约翰·迪林杰。

  约翰·迪林杰是谁?这个问题不同的人会给出不同的答案,美国民众认为,他是大萧条时期劫富济贫的罗宾汉;美国银行家断言,他是可恨的抢劫犯;联邦调查局表示,他是“全民公敌”;而在同伙眼中,他是一个有情有义的铁哥们儿。

  迪林杰生于1903年,死于1934年,短暂一生中,绝大多数时间都是在作案、越狱,再作案、再越狱。

  迪林杰出生在美国印第安纳波利斯城,父亲是一个杂货店主,脾气古怪,对小迪林杰的态度在严苛与放任之间摇摆,前一天还用木板痛打他,后一天却给他足够的钱买糖果。

  迪林杰长大一些后,在外面惹的麻烦就没断过。12岁时,他组织邻里的孩子成立了一个“肮脏十二人”的社区小黑帮,但很少给邻居惹麻烦,而是专门从过往的货车上偷煤卖钱,被捕后因为博得了法官的同情而被轻松放过。

  1923年迪林杰失业了,整天流连在弹子房,虽然困窘,但生活却仍然放荡不羁。有一次,他要去跟一个女孩约会,但是没有体面的汽车,干脆偷了一辆。

  迪林杰结婚后,做了倒插门的女婿,生活似乎安定了一些。一个同伴发现食品杂货商老板莫根每周都会去一次理发店,随身带有当天的营业收入,于是动员迪林杰一起去搞点钱。

  1924年9月6日,醉醺醺的迪林杰拿着一把手枪和一个手帕包着的螺栓,拦住了前往理发店的莫根,二话不说就用螺栓猛打莫根的头,莫根跪在地上,大声呼喊共济会的求救暗语:“谁来帮帮寡妇的儿子?”吸引了其他人前来救援,迪林杰一看苗头不对,赶紧逃跑了。

  两天后,迪林杰就被抓获,抢劫、伤人两项重罪等着他。法庭上,迪林杰先是否认一切罪行,但法官允诺若他认罪将得到宽大处理。迪林杰的父亲也劝他坦白一切,迪林杰照做了,结果,他得到了该罪名下的最大刑期——入狱10年。

  服刑时,迪林杰在监狱衬衣厂担任裁缝,他不仅完成双份工作,还经常帮助其他狱友,结交了很多“志同道合”之士,这些被迪林杰称之为“有价值的朋友”,包括日后迪林杰匪帮的核心成员:哈里·皮埃尔彭特、荷马·范米特、哈米尔顿和查尔斯·马克雷。

  1933年5月22日,迪林杰获假释出狱,出狱后他的行动目标就是拯救继续待在牢里的朋友们。迪林杰急需用钱买枪,此时的美国正处在大萧条之中,工厂倒闭,银行破产,工人失业。对于迪林杰来说,要找钱,只有一个字:抢。

  迪林杰联系了皮埃尔彭特在狱外的两个朋友作帮手,直奔位于俄亥俄州新卡莱索国家银行,抢了一万多美元,这在当时是个不小的数目。不过这两个同伙都是新手,开车的同伙是个左撇子,车技差,几乎导致他们全部被捕。

  1933年7月17日,迪林杰来到迪尔威尔商业银行,当时正值午餐时间,迪林杰头戴一顶时髦的白色平顶草帽,彬彬有礼地对营业员说他想跟行长谈谈,营业员说:行长不在,你有什么事?迪林杰说:我想抢劫。说完掏出一把枪,纵身跃过柜台,开始装钱。

  之后几周,迪林杰在5个州不少于10家银行抢劫。迪林杰勤勤恳恳地抢够了钱,他把花钱买来的枪越过印第安纳州监狱的围墙扔进去,但是扔的时机不对,皮埃尔彭特没有拿到枪,其他犯人捡到后交给了监狱长。

  迪林杰又把另一批枪藏在一个线桶里,混进监狱衬衣厂的原料,这一次枪被成功地送进了监狱,皮埃尔彭特拿到了枪,靠这些武器,得以武力越狱。

  狱中的朋友刚出狱,迪林杰却又进去了,被关在俄亥俄州的利马监狱,他们开始紧锣密鼓地营救迪林杰。这四个人扮成另一家监狱的警官来到利马监狱,要求接管迪林杰。

  警官萨伯有些怀疑,要查看他们的证件。皮埃尔彭特笑了,他没有递上证件,而是掏出了一支枪,将萨伯一顿痛打后取出钥匙放出了迪林杰。迈出狱门,迪林杰只是漫不经心地说了一句话:“什么事使你们耽搁了?”

  越狱五人组正式会师,下一步的抢劫目标是枪和钱。他们袭击了印第安纳州一个警察局的枪械室,当时那里仅有一个人把守,五人不费吹灰之力就搞定了这名守卫,抢了几挺机关枪、步枪和手枪,还有许多弹药和几件防弹背心,用这批枪开始大肆抢劫银行。

  越狱五人组抢银行不仅花样颇多,还颇有喜感。他们曾经装扮成保安公司的推销员,向银行推销“新型警报器”,安装调试好之后,第二天就专程来提供“售后服务”——抢银行。

  还有一次,他们装扮成电影摄制组,雇了几个人在银行门口架上摄影机、灯光,几个人就大摇大摆地举着枪进去抢银行了,警察与路人居然还聚在银行门口哄笑鼓掌围观,称赞演得逼真。

  这段时间越狱五人组从未失手,至少抢了13万美元,一时间成为大萧条时期风头最劲的犯罪团体,带动警察力量稍弱的美国中西部地区各种抢银行团体涌现。

  在印第安纳的芝加哥,迪林杰一伙抢劫了东芝加哥第一国家银行,抢到了两万美元,当他正往袋子里装时,警察赶到了。迪林杰挟持了行长瓦尔特·斯宾塞等作为人质,冲向路边接应的汽车。

  但在这时,一名人质不经意间扭了下身子,露出了迪林杰的整个上半身,巡警奥麦雷抓住这个空档向迪林杰连发4枪全部击中。枪声响过,迪林杰非但没死反而转身还击,巡警奥麦雷立时毙命,尸体又被补了数枪,而迪林杰抖落防弹背心上的弹头,扬长而去。奥麦雷成为迪林杰杀死的第一个人。

  1934年1月21日,亚利桑那州图森市的国会旅馆意外着火,高层的住客们来不及收拾行李,大都被消防员从窗户救出来,迪林杰一伙也在其中。

  一个消防员事后回忆,有一个男子慷慨地给了他12美元的小费,请他帮忙救出一个特制的大衣箱,因此消防员记住了这名男子的长相,之后当他翻阅一本以真实犯罪为内容的杂志时发现,这个男子居然就是大名鼎鼎的迪林杰,于是转身就到警察局报了案,迪林杰的行踪就此暴露。

  1934年1月,印第安纳州警方用飞机将迪林杰转送到芝加哥。迪林杰因此成为美国历史上第一个飞机押运的嫌犯。

  当地警方在消防员的指认下,出其不意地逮捕了迪林杰一伙,从芝加哥,迪林杰又被转送到印第安纳州的克朗旁特监狱,监狱增加了哨岗,还布置了一个机枪分队专门看管他。

  行政司法长官霍利女士非常兴奋,专门摆好姿势与迪林杰合了个影,信心十足地宣布:迪林杰在这里与自由隔着有八道铁锁。

  八道铁锁最终还是没有锁住“职业越狱家”迪林杰,他雕刻了一块木头,再涂上黑鞋油,伪装成一把柯尔特点38型手枪。迪林杰用这把假枪顶住看守,撞开牢门,从狱警的壁橱里拿了几架机枪,胁迫狱警走向监狱大门,中途还不忘顺便放了几个犯人。

  不过经验“丰富”的迪林杰并没有直接从大门出去,因为那摆着好几挺机枪等着他,而是一转身跑到了防备空虚的监狱车库。在车库里,迪林杰又俘虏了车库管理员当作人质,驾驶着行政司法长官霍利的福特新车,在守卫的注视下稳稳驶出监狱。

  迪林杰的这次越狱,令舆论大哗,正在实施新政的罗斯福总统认为这是对美国司法界的公开嘲弄,怒不可遏。

  迪林杰开着偷来的车横跨印第安纳州、伊利诺伊州。因跨州作案,迪林杰案的权限不再属于地方警察,而是归调查局(Bureau of Investigation)负责,调查局局长是埃得加·胡佛,他把迪林杰定为“头号公敌”,专门组建了一支40多名特工的专案组展开全力调查。

  调查局还向全国悬赏,抓到迪林杰者赏10000美元,提供重要线美元。这对大萧条时代的美国人来说是一笔巨款,具有相当的诱惑性。

  迪林杰对这一切却一无所知,在芝加哥,迪林杰和他的女朋友伊夫林·弗雷谢特以及范米特、“娃娃脸”尼尔森、埃迪·格林、汤米·卡罗尔等组成一个新的抢银行匪帮,四处作案。“娃娃脸”尼尔森与迪林杰抢银行的风格完全不同,拔枪就打,不留活口,新匪帮杀的人越来越多。

  1934年3月30日,特工们收到圣保罗林肯大厦公寓经理的报告,称有一对登记为海尔曼夫妇的租户特别可疑,他们显得神情紧张,且拒绝让公寓管理人员进屋,经理还提到“海尔曼”像迪林杰。

  特工们开始对海尔曼夫妇的公寓布控。第二天,特工和警察敲开了公寓的房门,迪林杰的女友看到警察后急忙锁门,特工立刻呼叫增援包围了他们。

  正在僵持之际,范米特走进了这间公寓附近的大堂,特工马上上前盘问,范米特一边开抢一边往外逃,中间还劫持了一名卡车司机当人质。

  趁此机会,海尔曼房门突然打开,一架机枪开始狂射压制了特工们的火力,迪林杰与女友趁乱跑到大厦后门,开车逃跑,迪林杰中枪,但是伤势不重。

  4月5日,迪林杰带着女友回到了他的老家印第安纳波利斯,不久,调查局就收到举报,说在威斯康星州北部约50英里的旅馆发现有人长得像迪林杰和“娃娃脸”尼尔森。

  调查局特工急忙赶来,离旅馆还有两英里远时,车队就关闭车灯,摸黑靠近。当到达预定位置后,特工们布置了包围圈,这时一只狗突然狂吠起来,旅馆里的人马上警觉,从屋顶上狂泻下来一梭弹雨,特工们开始还击。

  一阵激烈的枪战后,枪声渐渐平息,但特工们直到天亮才敢靠近,这时屋里早已没有了迪林杰的踪影,他已经从后窗逃跑了。

  1934年7月21日下午,正值星期六,印第安纳州加里市的一家妓院里来电,一个自称安娜·塞吉的女人报警,声称可以提供迪林杰的线索。她是罗马尼亚非法移民,加之从事不良职业,面临被移民局驱逐出境的命运,她希望用迪林杰的消息与调查局交易她的居留权和悬赏金。

  调查局与安娜见面后,答应她事成之后除付钱外还会找移民局打招呼,安娜听后很满意,于是向特工透露,迪林杰正在与另一个女人波利·汉密尔顿约会,他们第二天晚上将在“传记剧院”或“马布罗剧院”约会,一旦确认,她将第一时间通知特工,并穿上一件橘色服装作为暗号。

  1934年7月22日,周日,专案组全体特工在芝加哥办公室集结待命,因为安娜一直无法确认是哪家剧院,专案组叫来增援的警察兵分两路,在两家剧院四周都设上了埋伏。

  晚上8时30分,迪林杰出现在特工们的视野中,他和安娜、汉密尔顿三人闲逛着走向传记剧院,马布罗剧院的特工收到通知后立即赶了过来,无数枪口已经对准了迪林杰。

  晚上10时30分,迪林杰看完了电影,走出剧院,两个女伴一左一右。迪林杰向左边拐了下,走过了剧院门口的入场通道,与埋伏在此的专案组长官帕维斯擦身而过,帕维斯点燃了一支雪茄,这是全队收拢包围圈的暗号。

  迪林杰马上意识到事态严重,他一边拼命跑向剧院附近的背巷,一边从右裤兜里掏出一支手枪准备还击,见已打草惊蛇,三个特工立刻向迪林杰开了5枪,其中3枪打中了他,赫赫有名的“头号公敌”一头栽倒在人行道上,再也不动了。随后,迪林杰被拉到艾立申兄弟医院救治。

  晚上10时50分,法医宣布约翰·迪林杰已经死亡。虽然有人质疑被击毙者是否是迪林杰,但在此之后,这个大名鼎鼎的银行大盗再也没有出现过。迪林杰的兄弟、父母,有27人以窝藏、资助、教唆迪林杰黑帮等罪名被联邦法庭判决有罪。

  击毙迪林杰成为当时最劲爆的头条新闻,也成为调查局最耀眼的政绩,第二年,调查局改组成为联邦调查局,成为一个由总统亲自任命局长的政府部门,获得了更大的全国执法权。

  看历史已登录腾讯新闻、天天快报、今日头条、网易、搜狐、Zaker、蜻蜓FM、荔枝FM、喜马拉雅FM、考拉FM各大客户端,日均阅读量已达98.5万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