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pk10开奖预测 > 美国历史 >

金融危机这次并没有不一样

2018-09-12 19:12

  Ray Dalio是2011年表现最好的对冲基金经理,即使危机密布,他所率领的Bridgewater基金也赚得了30亿。而在同期,他的同行们平均下来处于亏损的状态。Dalio的成功引发了市场的好奇,也招来了不少“羡慕嫉妒恨”,为何偏偏是他逆势取得硕果?

  最近,网上流传一个小册子,记录了Dalio对宏观经济基本框架的判断,以及两段债务史的研究:美国的大萧条(1929),以及德国魏玛共和国时期的严重的通胀(1919)。通过研究,Dalio得出推论,很多经济周期的波动,归根到底都是债务在作祟——债务的形成是群体的狂欢,可一旦不可持续,问题便来了——这也是当今世界的最好写照。他总结,去债务的过程只有四条路可以走:1)违约;2)储蓄偿债;3)货币化;4)财富的再分配。除此之外,似乎别无他法。

  在业内人士看来,小册子所承载的内容,可不仅仅是对债务史的研究那样简单。这实际上反映了一种理念,只有那些能把握当今时代主题的人,才有可能笑傲市场。这对我们也是一种启示:在可预期的将来,全世界都将面临着债务问题,即使中国也很难幸免,地方债的风险若隐若现。在此背景下,我们更有必要熟读债务史,了解历史上那些债务危机的形成、发展与终结,也只有更多地了解过去,我们才能更好地面对未来。

  美国经济学家卡门·M·莱因哈特(Carmen M.Reinhart)与肯尼斯·罗格夫(Kenneth S.RogoFF)合著的《这次不一样》(This Time Is Different)无疑应当成为这个时代的弄潮儿人手一本并奉之圭臬的经典。

  与其他类似著作(包括前述Dalio的小册子在内)不同,这本书横跨了八百年的金融史,范围涵盖亚、非、欧、南北美及大洋洲总共66个国家和地区,以超凡的视野,横向与纵向比较了历史上大大小小的债务危机,堪称研究债务史的一本百科全书。全书的核心论点非常有趣:无论最近的金融狂热或金融危机看起来多么与众不同,都与其他国家或过去时期所经历的危机存在极多共同之处,这次并没有不一样。从这个角度观察,不论是中国的地方债,还是美国的次贷,抑或是欧债、日债以及1997年的东南亚金融危机,这些正在或者曾经深深影响,并且塑造我们的世界的债务危机,它们的本质,也许并没有什么不同——依照此书,都来自于人类的本性——人们总是过于乐观,认为错误不容易再犯。但很可惜,历史一次次无情地击碎这种幻想,对不起,这次并没有什么不同。

  其实,“这次不一样”的论调在中国国内也并不鲜闻,甚至其中的一些已成为社会各界的共识,比如房价,会狠狠地崩盘吗?主流的看法大多认为,这有些杞人忧天,在中国城市化进程刚刚过半,人口的城市化率不过30%时,中国的房价仍将受到来自于城市化的支撑;此外,也有很多评论提到中国M2存量全球第一、中国政府(因为担忧房价下跌拖累土地财政)会力挺楼市……总之,有太多太多的“这次不一样”,被众人用来论证中国的房价在未来仍将一如既往地坚挺。

  但只要我们读过《这次不一样》,熟悉了世界金融史上所发生的那些危机,对这种夸夸其谈的论调都应该保持足够的怀疑:这次真的会不一样吗?还是说仅仅只是“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那些发生在中国局部地区的楼市崩盘理当引起我们的警惕。事实上,从改革开放至今,这样的案例绝对不少。20世纪90年代初,海南的房地产市场空前繁荣,但在泡沫涌起后,从1993年开始,开发商出现逃离或倒闭,然后“啪”地一声,1995年,泡沫破灭,留下满地疮痍,直到整整十年后,2006年,善后工作才基本结束;今天,同样的故事我们也可以在鄂尔多斯的康巴什新城看到,全民热炒后,楼市全面崩盘,新城仿若鬼域。除了这两个著名案例,在贵阳,在长沙,在全国众多二、三线甚至四线城市里,房地产市场领先城市发展若干年的泡沫景象随处可见,有鉴于此,我们可能不能对中国普遍存在的高房价过分放心:这次并不会不一样,下一场危机,也许并不遥远。

  伯南克在总结金融危机的教训时,引用了一句马克·吐温的名言:“历史不会重复自己,但会押着同样的韵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