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pk10开奖预测 > 中国历史 >

在深山里讲述中国历史的毛南人

2018-08-03 13:01

  谭自安,男,毛南族,生于1968年, 1992年开始发表作品,先后在漓江出版社、台湾上砚出版社、《民族文学》、《绿州》、《广西文学》等出版社和刊物出版、发表过小说、散文;主要作品有长篇小说《夺命情》《倩女情仇》《YY三国》《秦朝那些事儿》《晋朝那些事儿》《三国那些事儿》《大汉的彷徨》《大明皇朝》;短篇小说《盛大元的人生三部曲》获首届广西文学金嗓子青年文学奖。1996到1997年曾在鲁迅文学院作家班脱产学习,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河池市作协主席,环江毛南族自治县文联副主席。1996年6月被国家民委、团中央、全国青联联合授予“全国民族地区杰出青年”称号。

  在桂西北偏僻的毛南山乡,有这么一位作家,身居乡野,却胸怀大志,放眼九州,以独特的视角,讲述着中国历史的故事。

  20多年间,这位作家先后创作近1000万字的历史小说,出版了《秦朝那些事儿》《汉朝的彷徨》《晋朝那些事儿》《三国那些事儿》《大明王朝》等等,成为一名畅销书作家。

  他的作品在中国最大的网上书城当当网是名副其实的抢手货,多次高居畅销书排行榜榜首,在当前国内最火爆的专业音频分享平台诗玛拉雅上,他的作品音频播放量高达几个亿。

  这位作家,就是生于环江长于环江,一辈子也没有离开过环江这块神秘土地的毛南族作家,中国作协第一位毛南族会员、河池市作协主席谭自安。

  谭自安的祖父是一名私塾先生,对中国上下五千年的历史颇为熟悉。老年的时候,常和乡邻老友坐在家里,边小饮边聊历史上的那些事。每每这个时候,年幼的谭自安会坐在爷爷的身边,乖乖地聆听。

  虽然听不明白历史上各个王朝那些充满权谋和争权夺利的事,但那些有趣的人与事,却深入了他的脑海之中,成为他永远的记忆和情怀。“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对中国历史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总有一种探究个明白的欲望在心底蠢蠢欲动。”谭自安说。

  但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能够让谭自安读到的历史书籍并不多,甚至说没有。于是,他只好“顺着潮流”,找来一整套的《选集》阅读。

  然而,毛主席对一些历史典故或者事件的注解,让谭自安朦胧地感觉到这位伟人独特的历史观,毛主席对中国历史独特的见解,不仅让谭自安深深地热爱上了中国历史,也让他积累了丰富的历史知识。

  毛主席是一位历史知识十分渊博的政治家,是一位尊重历史、但从不拘泥于历史的伟人,他提出“读历史的人,不等于是守旧的人”,揭示出了读史的要义,即了解历史是为现实和争取美好的将来服务的,学习古人是为今人增益的。

  虽然那个时候年纪还小,但毛主席对中国历史的深度把握和磅礴的气度以及独到的解读,深刻地影响着谭自安。可以说,谭自安与众不同的历史观正是从阅读《选集》开始形成的。当后来有机会阅读到更多的历史书籍的时候,他已形成这样的阅读习惯:尊重历史事实,但不盲从前人观点。而且,随着阅读量越来越大,思考越来越深入,他感觉许多历史书籍,对某一事件或者人物的评价并不准确,也不客观。“如果我来写,一定不是这样。”那个时候,他常这么想。

  在《秦朝那些事儿》中,对于众所周知的荆轲刺秦皇的故事,谭自安的见解让读者见所未见。几乎在所有的历史典籍中,荆轲都被视为大英雄而被史学家和后人赞颂。

  谭自安认为,站在当时的历史背景下,荆轲其实是被一群无能的官僚士大夫所利用。“我们可以这样思考,那么多有权有势的官僚士大夫,他们不去做改变历史的事,而是把国家的命运托付给一个侠客,这显然是不符合逻辑的。同时,荆轲作为千千万万普通老百姓中的一员,竟然接受了刺杀秦王的任务,这难道不是一种盲目的行为吗?从这个角度来看,荆轲是英雄倒是没错,但也不至于占有那么高的历史地位。”谭自安说。

  因此,在《秦朝那些事儿》的长篇历史小说中,在尊重历史事实的前提下,谭自安对荆轲作了自己的解读。在他的笔下,荆轲的形象更为丰富,更有情怀,更为人性化。当写到众人把荆轲送到易水边的时候,谭自安笔下的荆轲非常清楚地看到眼前这些肥头大耳的官僚士大夫内心的阴暗与脆弱,也非常清楚他们是在利用他。但是,由于对秦皇统治下的社会极度不满,为实现自己的理想,毅然决然地走上刺杀秦王之路。

  在历史小说《三国演义》中,作者把刘备刻画成为一位依靠眼泪收拢人心而雄居一方的历史人物。经过多方考究和思考之后,谭自安认为真正的刘备一定不是这样的人。刘备的最大特点是会用人。而在很多学者和历史作家看来,司马懿一生最大的对手应该是诸葛亮。

  曹操并不像刘备一样用人不疑,疑人不用。他是一个疑心特重的人,对于司马懿,曹操从来就没有放心过。司马懿自然深知曹操的性格特点,知道曹操并不放心起用他。因此,为了避免遭来横祸,司马懿多次寻找借口与曹操保持一定的距离,甚至不惜让马车碾断自己的小腿制造人为的瘫痪而不入曹操军帐。

  在谭自安的《三国那些事儿》中,不时有他精彩而独特的表述。例如在该书第一卷第四章《孙坚死,董卓也死》中,有这么一段表述:

  黄祖的这一箭对后来历史的发展起到了极为重要的作用。如果没有这一箭,孙坚彻底打败刘表拿下荆州是没有一点问题的。如果孙坚这时就拥有荆州这块黄金地段,以孙氏父子的水平,其势力就会得到飞速的发展。如此一来,曹操就难以经略中原,刘备更不能向西发展。

  大家知道,后来曹操能发迹成为中原一支独大的集团,起作用最大的就是那个“挟天子以令诸侯”的策略。其实,最先有这个机会,也最先听到这个策略的并不是曹操,而是袁绍。

  鲁肃的眼光是很厉害的,他马上知道,在刘备集团里,诸葛亮现在的话很有分量,于是就决定跟诸葛亮拉好关系。因为他比谁都知道,现在只有跟刘备联合起来,让刘备和刘琦的部队死守夏口,堵住长江上游,东吴方面才能跟曹操对抗下去。

  杨修之死,是因以一个有几世几公身世的大名士参与了曹氏兄弟的夺储之争。其直接被判死刑的罪名都没有,事件也很模糊,绝对不是那个“鸡肋”事件。

  孙权在这个时候肯定很冷静地分析着他所处的环境。他无论如何也不能让魏和蜀联手起来,一个从上游直接飞船而下,一个从长江对岸猛攻过来。如果这个局面一形成,他就必死无疑。他必须展开外交手段,不断地把头调往这边,又调往那边,以此来保住自己不受两面夹攻的局势,虽然很痛苦,也很郁闷,但他必须这样做,而且他做得很成功。

  在《三国演义》中,杨修最后死于非命,就是因为破解了曹操“鸡肋”的口令。但是,在谭自安看来,杨修之死“被判死刑的罪名都没有,事件也很模糊,绝对不是那个鸡肋事件。”这种否认《三国演义》的观点,不仅让人耳目一新,还让读者能够从中窥探到历史的本来面目。质疑前人观点,以讲故事的形式提出自己独到的看法,是谭自安系列历史长篇小说的风格。

  谭自安这种独特的解读历史的视角,得到许多读者和同行的认可并赞许。在当当网的书评中,对《秦朝那些事儿》的评价可谓好评如潮。一位网名叫“江湖闲乐生”的读者说:“这是一个充满了神话与传奇的谜一般的王朝,这是一个太古老太久远太陌生的部族,写这样的历史需要福尔摩斯般的破解谜团的本领,还需要惊人的历史分析能力,以及拨开云雾紧抓主线的叙事手段,如果再有生动通俗的文笔,那就更妙了。且不说本书已经基本具备了以上优点,仅这上千年的远古岁月,作者竟能轻轻松松洋洋洒洒一气铺展开来,光这一点,就值得一读了。”另一位叫“冬雪心境”的网友说:“从秦国到秦朝,嬴氏的子孙们书写着自己的发迹史。书中描述了从秦国到秦朝的历史,文风幽默,又不失严谨,其Q版的语言,令人绝倒,于轻松之中体悟历史人生,是一本难得的好书。相信大家读过之后,一定会记住其中很多经典的片段。”还有留言:“秦朝不过十五年的历史,但作者从舜时代的秦嬴家族祖先玄嚣写起。这样,我们看到的就不是一个普通的朝代史,而是一个千年家族奋斗的历程:一个普普通通的家族是怎样一步步成为拥有最尊贵血统的嬴氏家族,又是怎样历尽艰辛而成为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大一统帝国。”“秦朝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大一统王朝,形成了中华帝国的风格和骨架,所以研究秦国史非常有意义,而许多先秦史书晦涩难懂的语言总是让大家望而生畏,这本书用简明幽默的现代语言再现了一个远古帝国的真实历史,具有非常特别的意义。”

  《三国那些事儿》的编辑推荐语中是这样写的:这是中国历史上精彩的乱世。雄主谋臣们尽情挥洒、纵横捭阖:既与强敌高呼酣斗于外,又与政敌斗智斗勇于内,萧墙之内、卧榻之侧,烛光斧影,惊心动魄,福祸生死,往往系于一发,时时上演着成王败寇的历史大剧。

  全书史实翔实,去伪存真,不再怪力乱神,不再状智成妖,不再天命悠归,把英雄请下神坛,使人物回归本色,让历史恢复原貌。读过之后就会知道:真实的三国比演义更精彩。

  对于很多国人来说,对三国时期的了解,基本上都是从《三国志》和《三国演义》中获得的。三国世态、曹操、刘备、孙权的性格特点,就是《三国演义》中所说的那样。除了少数历史学家,有几人质疑过?有多少人能够颠覆《三国演义》设定的政治生态和人物性格?

  “读史不能盲从,要有自己的思考与判断。”谭自安说,“虽然我不敢保证我所写的历史小说有多好,有多深,对历史事件和人物的评价有多准确。但是,至少我做到了更符合逻辑更具有现代意义的创作。”

  采访即将结束的时候,谭自安告诉记者,他要把中国历史“翻个底”地讲述下去。相信不久的将来,更多的中国历史上的那些事儿将在他的笔下诞生,更多的读者将会阅读到更多的更精彩的谭自安的“中国历史”。(河池日报记者 杨 合 王 卓 文/图)